当前位置: 首 页 > 学部动态 > 学部新闻 > 人物风采 > 正文

  

我最喜爱的老师――陈廷国老师一课记
2012-05-08 16:04 韩晓雨  学生工作办公室
  

      本文转自于我校建设工程学部土港0901范文华同学在人人网发表的一篇日志

陈廷国老师,是教我结构力学的老师。在我心里,他跟别的老师不一样:他的学生上课不会睡觉,他的学生课后也在思考,他的学生以他的授课作为这所大学的骄傲。

建馆三楼的那个教室,陈老师每次课去得都比我还早。他总是先站在讲台边,双手靠背,倚在暖气上。拿激光笔的手偶尔摸摸下巴,眼神游走在教室。一年了,很多人,他可以叫得上名字。

每节课的开都是助教点名(如是把这点名看成是一种强制学生出席的手段,就错了,老师从来都没强求学生来上课,况且这门课也没有平时成绩让同学们回答思考题开始的。熟稔此规矩的同学早有准备,可心里还很忐忑,因为不知道陈老师会就你的回答再展开怎么的提问。很多时候不是陈老师的问题太深奥太刁钻,应该是被一种气场所镇压,脑细胞总是异常忙碌却搞出什么结果来。通常每个问题的结束都要等到其正确的答案出现,于是学术帝们一次次神奇地拯救地球,让我们知道,力学学得好的人原来是长得这个样子。显然,有时候,大神也失去超能力,只有陈老师自我终结,给罢答案,学生们有拍大腿有拍脑门,口中嘀咕着其实我当时也是这么想,抑或惊呼原来如此啊

老师是不看讲义的,ppt也鲜长篇累牍他总在用他的思考去激发学生的思考,在一个缜密的氛围中,让学生自我搭建对结构的认知体系。学生听课是很累的,老师讲得也辛苦得不行,知识是带着重量在老师与我们的脑中穿梭搬卸,稍微一留神,这种交流变成了听天书,因为这种穿梭实在是太快太密集了,所以你不能停下来,当然,你也不想停下来。他讲的很多东西是无须用笔纸计算的,脑中的演绎此时此刻无比重要。对概念的理解深浅,决定了解题的深度和广度,他给出的定性分析,总是那么神奇又精辟,起初吊足胃口,水落石出时又久久耐人寻味。他在用思考的力量与知识博弈,当然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带上了他的学生。在这样的战斗中锤炼,很难不出好兵。

这节课无非也是这样上演的,只不过他的身影不再在讲台上挪移,而是定在一个椅子边,他单手撑着它,踮着脚。课上的时候,陈老师讲错了一个极限弯矩,他觉得自己丢了面子,确实,这种场面是不曾发生的。

我们不知道这是陈老师这门课的最后一节课,因为明明课表上下周二还有一节。直到老师课后宣布考试时间,我们才诧异地晓得,这门课已经结课了,而我们也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陈老师的结构力学课。教室里渐渐扬起了掌声,大多数人还是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是最后一节课。

这时候我终于理解课上老师出人意料的失误了,不是因为体不舒服而是因为他又要送走一批学生

上一条:种李栽桃果满园,甘为阶梯后生攀――记郑芳怀老师
下一条:怀念章守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