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学部动态 > 学部新闻 > 人物风采 > 正文

  

严谨求实为师表,一生执著在“纤维” ―追忆土木水利工程专家黄承逵教授
2012-10-17 10:04 孟秀英  未知
  

      2012年2月21日,从北京传来噩耗,我国著名土木水利工程专家,大连理工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黄承逵教授因病抢救无效去世。当我们含泪送别黄老师,追忆黄老师生前的点点滴滴,无时无刻不被他潜心研究、勇于实践、关心学生、帮助同事的件件往事所感动。我们仿佛又看到校园里那个身着朴素、脚步稳健,一边走路一边沉思的老者,耳边仿佛又萦绕着黄老师耐心帮大家分析工程现象、探究工程原理的话语……

     黄承逵教授1941年11月生于辽宁省盖州。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工结构专业,1981年在大连工学院获结构工程专业工学硕士学位。曾在水电部第一工程局从事水电站施工十余年。1981年起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1986年受聘为高级工程师,1993年晋升教授,1996年被评为博士生导师。曾任大连理工大学结构工程研究所所长,结构教研室室主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混凝土及预应力混凝土学会理事,纤维混凝土委员会秘书长、主任,辽宁省土木建筑学会建筑结构专业委员会委员,大连理工大学振动与强度测试中心技术负责人等职务。
 
科学研究重实践,创新成果敢领先
      黄承逵老师始终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仅是方针政策的准则,更是科学研究的准则。为了弥补自身在学校里较少接触实际工程的弱点,他与省部级设计部门、大型工程公司和企业等单位开展了大量的合作研究,从实际问题出发进行科学攻关,力争第一时间将研究成果应用到实际建设中。
      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颁布的《钢纤维混凝土结构设计与施工规程》是黄老师的重要成果之一。当时已经有日本土木学会颁布的《钢纤维混凝土设计施工指南》,还有美国混凝土学会(ACI)出版的《钢纤维混凝土设计》。考虑到这两个文件比较粗略,特别是无法指导结构设计。黄老师提出要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把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运用起来,编制我国自己的标准。在这项规程中,黄老师提出了“钢纤维混凝土强度计算模式”以及“钢纤维增强钢筋混凝土构件受弯、受拉承载力和裂缝控制设计方法”等,用于计算混凝土加了一定量的纤维之后,相较原来各方面性能的提升。规程在赵国藩院士的主持下经全体参编人员的努力,写入了很多的技术内容,与各有关行业混凝土结构规范相协调,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得到了评审专家的高度认可。规程的颁布推动了我国钢纤维混凝土的应用和技术发展,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于1999年荣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简支梁桥加固工程”也是一项集中体现科研与实践相结合的例子。简支梁桥是指我国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设的一大批桥梁,具体做法是:预制桥梁搭到桥墩上,再铺上桥面,就成了桥。由于当时设计标准较低加之破损老化,其承载力已远不能适应现在交通的要求,急需加固改造。所采取的加固方法是扒掉原来的桥面,将原来的几跨连起来并铺上叠合层。
      凭借多年的研究和实践经验,黄承逵提出了增强叠合层抗裂性的关键技术:采用钢纤维自应力混凝土的非预应力加固方法。钢纤维可以降低自应力水泥的缺点,横向、纵向上约束水泥膨胀变形的发展,增强抗裂性。实验证实,采用钢纤维自应力混凝土可以避免因后做接头和负弯矩区面层的收缩而产生的拉应力,提升了桥梁的承载力。
      该项目通过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对获奖等级,黄承逵仍然秉持实用原则:“虽然奖项不高,但实际应用前景很好。
      坚持研究与实践相结合的方针,黄承逵几十年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9项,其中一等奖1项、二等奖5项、三等奖3项,2010年,作为第二完成人主持的项目“钢纤维混凝土特定结构计算理论和关键技术的研究与应用”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编或参编了7个工程建设领域的标准规范,主持或参与6个国家攀登和攻关项目子课题、8个科学基金项目、10余个省部委项目。
教书育人不知倦,桃李满园结硕果
      在20多年研究生的培养生涯中,黄老师共培养了博士生30人,硕士生60多人。对于结构工程学科研究生的培养,黄老师强调学生要学好课程有一个深的理论基础;要学会两大研究工具:实验技能、计算机分析能力;要培养独立思考分析研究的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要有实事求是和团结协作的好学风。培养学生必须同时注重创新和实用,他为研究生选择的研究课题,都是从生产实际中提炼出的课题,既有可创新的空间,实用性也比较强。在严格要求学生的同时,“爱护学生”是黄承逵培养研究生的最大原则。
      黄老师认为,对学生的爱护包括三个方面:确保试验和工程实践中学生的人身安全;学生劳动强度要适度,助研和生活补助要充裕;成果归属要合理。为此,他争取了一些实际工程的验算分析、检测评定或加固咨询项目,让研究生参与、接触工程实际、培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同时还可以解决学生的研究经费和生活补助的不足。要从培养学生能力的着眼点出发,不能把学生当作导师赚钱的劳动力。黄承逵曾深有感触地对周边的同事这样说。在成果归属上黄承逵一直坚持研究生执笔写的文章,研究生为第一作者;有些科研成果申报或鉴定时在可能的条件下也争取写进参加研究的研究生名字。
      为了真正达到培养学生的目的,黄承逵毫不吝惜将自己多年的教育心得与毕业生和其他教师分享。他退休时,将两门课程的PPT讲稿和书稿电子版直接给了接续他讲课的车轶和任慧韬老师。两位年轻老师现在仍然在使用这些材料。
      在黄承逵悉心的教导下,他的许多学生现在也成长为各个高校、研究院的科研骨干。例如他带的博士秦杰,2002年毕业到北京建筑工程研究院工作,在预应力混凝土和大跨度预应力钢结构研究和技术推广方面成绩突出。2008年,该研究院副院长到大连理工大学访问,对秦杰赞不绝口,说秦杰是研究院的主力,已担任预应力所所长,并向黄承逵表示感谢。
检测公司发余热,老当益壮做人梯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2006年退休后,黄老师来到检测公司继续发挥他的专长,奉献余热,担任了检测公司总工的职务。当时正是公司由起步谋生到快速发展的阶段,正是黄老师的加入,为公司在最初的起步阶段提供了技术支持和保障,为公司的快速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他不计个人得失,在即使收入不高的情况下,也愿意把渊博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倾囊相授。他不仅严格审核每一份报告,也为公司提供一些指导性的建议规避风险,同时也为公司培养了很多年轻的人才,这些都成为公司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泉。
      作为公司的结构专业总工,他对待每一个项目、每一份报告都严谨认真,哪怕一个错别字都不放过。一次,检测人员发现实测的梁的挠度过大。当时有关工程技术人员认为是堆载过大造成的。黄老师虽未亲临现场,但他询问了“梁的跨中混凝土是否出现裂缝”。在了解梁未出现裂缝后,他指出梁的挠度过大应与堆载过大无关,如果是荷载引起的,梁底跨中位置应该出现裂缝。挠度过大应是施工浇筑混凝土时支模的问题。他的论断得到了相关技术人员的认可和赞同。还有一次,公司受交通勘察设计院委托,对沈山高速兴城服务区综合楼进行结构检测和验算,重点是预应力大梁。黄老师以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将专业知识与工程经验相结合,对于受检结构进行全面理解、检查、测试和计算分析。最终在计算中发现此项目基础存在很大问题,水平承载力严重不足。虽然这并不是委托的重点,但关乎整体结构安全,在黄老师的建议下工程施工人员停止了拆模等后续工序,进行基础水平加固。这一建议得到了省交通厅组织的专家会议的肯定,避免了一起重大的工程事故。这一项目不仅赢得了行业主管部门的赞誉,也为公司在同行业中树立了良好的声誉。
      黄老师授业解惑、培养人才,他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师长。黄老师在学校带了很多的硕士博士,育人无数。在检测公司,他依然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师长公司很多年轻人在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都会去找黄老师请教。每次黄老师都会悉心地指导,不厌其烦地讲解。结构检测所的孙德胜是黄老师办公室的常客,他回忆说,刚工作时遇到一个计算框架结构的问题,黄老师了解了项目的情况后,提出不但要二维计算,还要三维计算,二者的结果可能不一样。他按黄老师说的做了,结果确实如黄老师预料的那样;在检测转角楼水库启闭机房的纵梁时,他发现有2根紧贴并列的光圆钢筋,黄老师凭经验告诉他那是因为当时钢材紧张,并且它肯定是上下并列的;在水丰交通桥、大船钢构车间等项目中,黄老师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孙德胜说,“刚毕业,在技术上属于饥饿阶段时,黄老师给了我营养,就像婴儿刚出生,需要奶粉一样,非常感谢黄老师”。其实检测公司有很多像孙德胜一样好学的年轻人,黄老师总是像指导自己的研究生一样,不厌其烦地为他们讲解,帮助他们逐渐成长。正是黄老师的培养,为公司的发展输送着人才,储备着宝贵的人力资源。(土木工程学院结构工程研究所党支部)
 
上一条:乐知高山 心齐东海 ――记音乐教育家齐东海教授
下一条:情系水力发电,成就斐然卓著―记水力发电专家董毓新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