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学部动态 > 学部新闻 > 人物风采 > 正文

  

乐知高山 心齐东海 ――记音乐教育家齐东海教授
2014-04-30 15:06 陈肖东  党委
  

 

        《高山流水》为中国十大古曲之一。传说先秦的琴师伯牙一次在荒山野地弹琴,樵夫钟子期竟能领会这是描绘“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伯牙惊道:“善哉,子之心而与吾心同。”子期死后,伯牙痛失知音,摔琴绝弦,终身不操,故有高山流水之曲。后用“高山流水”比喻知音或知己。而今天,大连理工大学的齐东海教授用八十余载的人生经历谱写了缘于科学与音乐的新世纪“高山流水”之传奇。

 


        一、爱 乐

 
        齐东海教授祖籍河北省安平县,祖父是私塾先生,祖母务农,家庭世代耕种又文墨相伴。他的父亲16岁离家务工,先后在青岛华新纺纱厂当工人,唐山华新纺纱新厂任主任,后集资自建玻璃厂,母亲是家庭妇女,没有文化,当时的家境比较宽裕,家庭对他的爱好也给予了大力支持。但是,他的父亲在39岁时过早的去世了,当时他刚初中毕业,没有父亲的家庭生活逐渐变得贫困,他靠父亲生前好友的资助读完高中。他上大学解放前靠救济金,解放后靠国家的助学金75斤小米。清苦的生活持续到他大学毕业到东北工学院担任助教,有了工资。但是,在回忆里,他认为清苦的生活是一笔人生的财富,他说:“贫困的生活让我早早地懂得了自立自强、自我管理和自我奋斗!”
 
        齐东海教授对音乐的爱好和执着可以用痴迷来形容,这种爱好贯穿他的人生,伴随他走过顺境、逆境。最早对音乐的接触是少年齐东海在小学三年级,当时他拥有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件乐器——一把口琴,他当时几乎天天都吹口琴,在各种场合吹口琴,在家里吹,在学校聚会上吹,在唐山市的广播电台吹……他先后吹坏了好几把口琴,嘴角也被口琴磨起了水泡,但是这些丝毫不能减少他对口琴的热爱,口琴跳跃的音符和明快的节奏,让他的童年充满阳光和憧憬。
 
        给他留下很深印象的还有小学时候的万老师,万老师无偿地组织一部分同学在放学后到他家里自习,齐东海也是参与自习的一员。自习结束后,万老师总是亲自为自习的同学吹笙,还给同学们讲岳飞传,在笙来自远古的古朴之声中,领略精忠报国的故事,齐东海的补习课里,文化、音乐、爱国主义思想互相融会。
 
        小学三年级,齐东海接触意大利作家的“爱的教育”一书,这种把“道德、爱、教育”相结合的教育方法深深地感染了他。他写下了一篇回报家长、批判自我的文章“誓血知耻”,得到老师的好评,并在同学会上宣读。
 
        小学五年级,齐东海开始学习演奏风琴、指挥和合唱,同时爱好水彩画。在学校里,他担任学生自治会“康乐部”部长,成为学校文艺方面的骨干,协助老师组织每班同学在周会上的表演。当时他弹风琴、做指挥、唱由聂耳等创作的进步音乐《大路歌》、《毕业歌》、《送别》等,还表演话剧。他回忆说:“小学期间的教育是他人生成长中最值得怀念的阶段,这个时期,不仅培养了他对音乐的兴趣和爱好,也为以后的爱乐之路打下基础。”
 
        齐东海初中就读于唐山市教会学校,音乐教师李鸿宾、杨少康教会了他很多美国的黑人歌曲和舒伯特歌曲。初中二年级,他听说教堂里新买了一架钢琴,就迫不及待地去看钢琴,第一次亲眼目睹了这个心中仰慕已久的乐器之王,一下子就爱上了钢琴,并情不自禁地弹奏,因为他有风琴的基础,所以初次弹奏并不是特别蹩脚,相反还能自己用左手为旋律加点和弦。为了多与钢琴接触,他参加了唱诗班,在钢琴的伴奏下,每当唱起亨德尔、巴赫的古典音乐,他的心灵都会被音乐的庄重与和谐深深震撼。
 
        齐东海高中考取了北京的育英中学,也是一所教会学校,他开始与音乐老师学钢琴,学校给学生创造一个发展个性的氛围。在课外时间他在学校的钢琴室自学钢琴,他练习了《土耳其进行曲》等钢琴曲,并在学校每周一举办的“总理纪念周”上在学生进入礼堂时演奏。在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他对广东音乐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学起了扬琴,扬琴的细腻给了北方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审美,他可以用扬琴演奏《雨打芭蕉》、《平湖秋月》、《旱天雷》等乐曲。初三阶段,他时常是早晨听一段《小桃红》,再骑自行车上学。他认为“音乐可以使人高尚。”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齐东海卖了一件衣服,买了一架别人用过小提琴,没有盒子,他爱不释手,每天下午四点下课后,他就与另一位同学一起学习小提琴。练习结束后,他用床单把小提琴盖起来,生怕弄坏。高三的时候,他还学习了音色优美的锯琴。他还在业余时间参加学校组织的合唱团,表演《念故乡》、《军队进行曲》等合唱歌曲。他十分喜欢高中的音乐欣赏课,在音乐课上他欣赏过舒伯特、贝多芬的古典音乐作品。
 
        后来,齐东海考取了北洋大学,当时他是大学的音乐活跃分子之一。他利用课余时间,为大学生合唱团伴奏、为独唱同学伴奏还担任基督教唱诗班的指挥。他被选拔为学生会音乐部的干事,到校广播台播放贝多芬和柴科夫斯基的乐曲,并从他自身理解的角度,对音乐做简单的解读。夏天时,晚饭后他提着留声机和贝多芬交响曲唱片,与一群同学到学校边上一个水塘树下,席地而坐,欣赏《田园》。大学四年级,他在参与生产实习的过程中,看到铁路工人劳动的场景,尝试着用音乐语言创作《铁路工人》歌曲。他在大学期间还被邀请在唱片欣赏会上谈贝多芬的《英雄》和舒伯特的《魔王》,并在学生聚会上演奏贝多芬的《月光》,在这些音乐中,他看到了作曲家在与命运抗争中坚强。这些活动在部分同学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20世纪90年代,一位全国人大代表(某大学教授)在人大会议期间中午用餐时,餐厅里播放了高雅音乐,他边用餐边欣赏,引起了另一位代表(某大学教授)的兴趣,问他怎么这么爱好音乐,这位代表说,他在大学读书时,同学齐东海是他的音乐启蒙者。
 
        解放后,齐东海在音乐的思想性方面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是由他观看的一部苏联电影——《西伯利亚交响曲》引发的,影片描述了一个大学生志愿到西伯利亚服务的故事,从此他对音乐有了新的理解,他认识到“音乐要为社会群众服务”,这种认识在他对音乐仅仅是兴趣爱好的观念水平上大有提升。
 
       二、赏 乐
 
        齐东海教授一直把爱国、爱乐、爱人结合起来。在大连理工大学这片沃土上,他无私地耕耘和奉献着,一干就是50余年。
 
       齐东海教授今年已81岁,他曾担任过大连理工大学水利系副主任,退休后任学校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和文化素质教育组组长,他是土木水利工程领域的专家,更是国内知名的音乐教育领域的专家。他发表过《工程项目进度管理》专著,主编过《港口工程系统分析方法》、《建设监理学》等著作。从1982年开始,他在本校举办交响乐欣赏讲座,后来开设了交响乐欣赏课程,受到广大师生的热烈欢迎和称赞。他曾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评为中国教育专家“十五”贡献人物,荣获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齐老师就敏锐地感到理工院校的青年学生人文知识文化素质比较欠缺,一些情调低俗,格调不高的流行歌曲吸引了众多的年轻人,成为他们生活娱乐的主要内容。鉴于爱因斯坦、罗曼·罗兰、尼采、钱学森等中外杰出科学家、文学家极好的音乐造诣,齐老师认为音乐对人的创新能力的培养,人文精神的提升,意义重大,他萌生了组织高雅音乐讲座的想法。
 
        齐老师的倡议立即得到学生的热烈响应。从1982年至1995年,他每学期都要做一次交响乐欣赏的系列讲座,前后举办了28次,每次听众都有一二百人。《梁祝小提琴协奏曲》,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第六交响曲》,《第九交响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等,都成为齐老师充满浪漫激情的讲座题材。交响乐讲座让同学们眼界大开,得到极大的艺术享受和熏陶。
 
        1995年国家教委出台《关于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的若干意见》后,1996年学校决定开设人文类的选修课,齐老师积极建议开设《交响乐欣赏》选修课,并自荐担任主讲,这门课他坚持讲了十年,20个学期。在此期间,齐老师不断进行音乐艺术的再学习,编著并正式出版了教材《交响乐知识与欣赏》和《走近交响音乐》。十年的教学中,他坚持高品位,高格调,高水平,用精品吸引人,引导人,教育人,用高尚的精神塑造人,用最好的音乐作品培养学生欣赏美、热爱美和创造美的能力。这门课深受学生欢迎,每学期选修的学生都达300多人。
 
        齐老师将学生引入高雅音乐的殿堂,使学生从远离交响乐至走近交响音乐,从感受到爆发出心灵的火花,产生的教育效果是巨大的。《交响乐欣赏》课浓缩着交响乐的魅力和作曲家的人生精华,通过讲解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柴科夫斯基等世界著名作曲家和他们的经典名曲,让学生通过音乐走进作曲家的人生世界,“不仅培养学生对欣赏交响乐的兴趣、培养其审美情趣,提高其欣赏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如何做人,做和谐的人、完美的人、创新的人、有高尚人格的人”。 一位机械学院的同学说:“从贝多芬的音乐中我吸取了力量,使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更坚定了信念,也充满了自信。”齐老师从每学期学生写的听课感受中选了200篇,编写成《交响音乐的魅力》,该书充分反映了交响音乐在大学人才培养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2008年,学校教务处和党委统战部为齐东海从事音乐教育10周年举行了座谈会,对他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他在理工科院校开辟了一个新的教学领域——音乐教育。
 
        齐老师为营造高雅校园文化氛围尽力。他充分利用校内校外艺术教育资源,结合各种节日,纪念日,每年都亲自策划组织并具体操作6至7次音乐演出活动,如钢琴演奏音乐会、小提琴演奏音乐会、艺术歌曲和民族歌曲独唱音乐会、毛主席诗词合唱音乐会、中外艺术歌曲音乐会、庆祝香港回归和庆祝澳门回归钢琴演奏音乐会、纪念聂耳诞辰90周年音乐会、纪念肖邦逝世150周年和155周年钢琴演奏音乐会、纪念爱因斯坦逝世50周年及狭义相对论发表100周年小提琴演奏音乐会、纪念人民音乐家冼星海诞辰100周年音乐会等多种艺术活动,听众少则二三百人,多达千人以上人。“爱在大工延伸”的爱心助残钢琴独奏音乐会举办时,尽管是雨夜,但仍有1000多人前来参加,音乐会还为一位爱好钢琴艺术的残疾青年捐助一台钢琴。主管学生工作的校领导称赞说:“这次活动一是助残,二是对学生进行一次献爱心的教育,三是丰富了校园文化生活,成为一举三得的好事。”大连媒体对此活动做了报道,取得了广泛影响。十年来,这样的音乐艺术活动先后举办了60余场。
 
        齐老师说,每学期的钢琴演奏音乐会就像一粒种子,一颗小树,一条小路,慢慢种子会开花,小树会长大,小路会走宽。真的是这样。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齐老师邀请国内著名音乐家、艺术家、艺术教育专家、科学家、艺术团体,来校做讲座、搞演出,著名指挥家郑小瑛、著名音乐家卞祖善、艺术教育专家沈致隆、中科院院士郝柏林、杨叔子等都曾来学校。专家们对齐老师为普及学生高雅艺术所作的工作表示钦佩,郑小瑛老师在报告会上对学生们说,“你们应该为有像齐东海教授的老师感到骄傲。”
 
        1999年,大连理工大学被教育部批准为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齐老师十分关心学校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建设,尽自己所能,做了大量工作。为加强基地建设,巩固教育成果,齐老师曾多次向校领导和有关部门献计献策并建议购置必要的音乐设备,得到了支持。经他建议并积极参与,由校友及有关部门赞助为学校增添了五台钢琴。学校还投入大笔经费购置了成套的弦乐器,组建了学生管弦乐团,解决了大学生开展文化艺术活动必备的硬件设施。同时,齐老师还为学校成立音乐表演专业努力创造条件。由于他富有成效的工作,被学校聘为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建设领导小组成员。
 
        2003年学校邀请辽宁省交响乐团来学校演出著名作曲家的作品,容纳3000多人的刘长春体育馆,虽然购票入场,却座无虚席,演出秩序井然,听众被高雅的艺术所引,理工大学学生热烈文明的表现受到了交响乐团的高度称赞。为推动大学生健康向上的歌咏活动,齐老师协助土木水利学院组建了120人的大学生合唱团并在大连市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大学生音乐会上代表理工大学参加演出,受到了赞誉。在他的倡议和推动下,又组建了校大学生合唱团。为培养学生合唱指挥人才,齐老师组织举办了合唱指挥培训班,聘请专家授课,参加者达到200余人。
 
       三、释 乐
 
        多年风雨,见证彩虹,音乐在齐东海教授的世界里有了崭新的诠释:音乐不再是常人认为的一种娱乐手段,更是树立理想、开发智力、陶冶性情、培育精英的法宝。
 
        一位叫心情晴雨表的网友在博客上发了一篇题名为《美丽的邂逅》的帖子,得到了网友广泛的关注。博文里这样写到:有时候喜欢上什么只是一霎那的事情,可能源于一个乐章,一次回眸,一霎那心动,或者一个人……没有什么道理,只是喜欢上爱上了,就那么简单,或许这样的就是美丽的邂逅!接触交响乐,喜欢交响乐,自己有欲望去了解去聆听是偶然也是必然。所里明天有个讲坛,关于舒伯特的。由大工土木反聘教授齐东海先生主讲。而我这篇博文也是因之而起的。齐老先生将近80了,但依然硬朗,依然谈笑风生,严谨而和蔼在他那并不觉得突兀和冲突。认识齐先生和他的专业无关,反倒是他开的选修课《交响乐欣赏》。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交响乐,在他的讲解和引导下我慢慢喜欢上了它,那段时间甚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只要有时间耳朵里就响起的便是或激昂或舒缓或深沉或振奋的各种旋律,而我的心情也随之起伏。慢慢的感觉自己能够体会出那乐章里的奥妙(只是自己的感觉而已,每个人的感觉不尽相同,但能让人感动的产生共鸣的必然不会是浅薄的,我想)。听海顿、听莫扎特、听贝多芬、听舒伯特、舒曼、门德尔松,柴科夫斯基……虽然每个人的风格不尽相同,也不能真正理会其中的深意,但是仍然陶醉仍然激动不已。《命运》《英雄》《夜莺》《梁祝》《田园》《幻想》……这些不朽的乐章荡涤了我的心灵,让我的灵魂在喧嚣中可以宁静,可以忘记忧愁烦恼,忘记喜怒哀乐,剩下的就是耳际心间震动的乐章!我感谢那些时候的那些选择,那些美丽的记忆,必将受益一生!也要感谢齐先生这位老者,我即敬又怕的教授!博文记录的完全是真情流露,没有修饰,但能让人感受到爱在两代人之间通过音乐的传承。
 
        齐东海教授积极助推高等教育改革。他在身体力行参与组织开展文化素质教育的同时,在艺术理论的探索上也很有建树。几年来,齐老师已撰写10篇论文,创作3首歌词曲,其中一首《大工人才的摇篮》已由土木水利学院合唱团在大连市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音乐会上演出。2003年,他组织关工委几位老同志、院系教师,与有关部门合作,申请得到一项教务处资助的教改基金项目,专题研究培养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相融合的人才教育模式。他主持课题组进行调查研究,收集了大量文献资料,组织召开教师和不同年级学生座谈会10余次,在学生中进行了两次问卷调查,选择3个班级进行重点调查和教育实践,并聘请校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举办科学与人文系列讲座12次,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开展此项研究是他从事文化素质教育工作认识上的一个提高,是他对教育改革问题的思考。他在理工大学率先提出科学与人文相结合的思想,认为培养有创新能力的人,不仅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相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该项研究经过两年的努力,已经完成并提出了论文成果。
 
        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相关课题得到国内外学者的关注,国外对创新理论的实验检验环节做出了一些有益尝试,产生了多元智能理论等优秀的教育思想。国内对于创新理论的实验检验环节方面的研究和开展则稍显欠缺,以往的课题多偏重于理论研究。2009年,齐东海与创新型人才培养课题组成员陈肖东老师共同提出了人才培养的“A+S”计划。“A+S”实验名称来源于创新人才培养的两类知识来源——“ Art”(艺术)和“Science”(科学),实验目的是试图构建以两种知识交融互动的复合型人才培养模式,从而激发参与者创新思维、创新素质和创新能力的优化。实验设计将遵循学生身心发展规律,在招募的学生志愿者中,开展科学规划、艺术修为、塑造理想、磨砺志向、感悟人生、理解自然、青春自护、生活体验等系列活动,引导广大学生将书本知识和社会实践统一起来,自觉提升和掌握为人、为学、创新、创造的卓越素质。
 
        齐东海教授的工作不仅受到青年学生的欢迎和尊敬,也得到了学校的充分肯定。他的《交响乐欣赏》课2000年被评为“优秀教学成果特别荣誉奖”。《光明日报》一篇题为《教育创新与科技创新比翼齐飞》的长篇报道中写到“大连理工大学土木水利学院退休教师齐东海教授已75岁高龄,仍然坚持给大学生讲授《交响乐欣赏》课程,用其一生的经历,教育广大学生提高艺术素质和审美情趣。文化素质教育通过文、史、哲等人文知识的传授,培养了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以更全面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校党委宣传部和新闻中心还录制了《齐东海足迹》录像片,在校电视台播放。他被誉为“大连理工大学开展文化素质教育的带头人和音乐教育家”。
 
        齐东海教授现已年逾八旬,仍然孜孜以求,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耕耘不辍。最近,他出版了《音乐文化与音乐人生》和译著《艺术·心理·创造力》,在国内音乐教育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完成校教改基金项目“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相融合”的研究,并获优秀教学成果奖,正在进行“本科教学中培养创新人才的途径和方法”的校教改基金项目的研究。
 
       乐知高山遇知音,心齐东海有大爱。愿齐东海教授精心栽培的科学与艺术之树常青!
 
上一条:独具匠心造宏桥 科学育人铸精英
下一条:严谨求实为师表,一生执著在“纤维” ―追忆土木水利工程专家黄承逵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