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学部动态 > 学部新闻 > 人物风采 > 正文

  

功勋著 桃李芳 师风传
2014-04-30 15:09 刘精晶  党委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赵国藩教授

 

 


大连理工大学赵国藩教授是国内知名的建筑结构工程学专家,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数十年来,他积极投身教育事业,从事结构可靠性及钢筋混凝土结构理论和工程应用研究,以勤奋求索的态度、严谨谦虚的作风、厚德载物的精神,在科研、教育各个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赵国藩教授出生于山西汾阳,13岁小学毕业时,正值抗日战争爆发,父亲从军,家乡沦陷。1938年春,他随母亲跋山涉水,辗转逃难,在西安市郊区的农村读完了中学。当年身着长袍大褂的老师在艰苦条件下讲课的情景以及他和同学们在煤油灯下自习作题的情景,至今还深刻地留在赵国藩的记忆之中。

 

1945年夏,由在四川全济煤矿做技术员的舅舅资助路费,赵国藩来到了重庆。那一年他背着小行李,在沙坪坝、歌乐山、磁器口、九龙坡辗转了一个月,考取了五所大学,最后选择了临时迁到重庆的上海交通大学土木系,开始了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期间虽然条件异常艰苦,但赵国藩照样刻苦学习。当时上海交大好多著名教授为土木系结构工程专业授课。著名的力学专家徐芝纶教授讲授应用力学材料力学水力学结构学一系列土木系主干课程,并亲自指导赵国藩将结构学听课心得写成论文,帮他逐字逐句修改,推荐刊登在当时的油印刊物《交大土木》上,这也是赵国藩学习写作的第一篇文章,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回忆起徐教授,赵国藩说“他学识渊博,教学深入浅出,如一溪清水,透彻见底。听他讲课时,往往不知不觉下课铃就响了,真是‘终身受益’。”

 

1949年上海解放后,赵国藩进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学习。当年9月至19507月,在齐齐哈尔铁路局和兰州大学工作,19508月来到大连理工大学,迄今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功勋卓越  桃李芬芳

 

50多年来,赵国藩一直奋斗在我国经济建设主战场的工程技术前沿,从事结构可靠性及钢筋混凝土结构理论和工程应用研究,完成了我国七五八五期间国家一些重大项目的关键性课题及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研究成果鉴定为达到或部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或国际领先水平。1999年,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赵国藩获得陈嘉庚技术科学奖,同年教师节,获得辽宁省教师最高荣誉——辽宁省功勋教师的荣誉称号。这些荣誉是对赵国藩教授一生从事科教工作的肯定,也是他卓越功勋的见证。

 

早年的赵国藩,曾先后担任兰州大学水利系和大连工学院助教。抗美援朝期间,在810国防修建委员19会任工程师,荣获吉林省一等模范干部奖章。1954年后,任大连理工大学讲师、教授(越级晋升)、结构工程博士生导师,并作为访问教授到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短期工作。1984年至今,陆续被上海交大、武汉工大、合肥工大、郑州工大、西安公路交大、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等20所院校聘为兼职、顾问,或名誉教授。他还历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理事、混凝土及预应力混凝土学会理事、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理事、结构可靠度委员会名誉委员等十多个学术职务。他曾任《土木工程学报》、《水利学报》编委,现任《建筑结构学报》、《工程力学》、《港口工程》等7种国内学术刊物编委。1985年以来,曾先后20余次担任国际学术会议委员、分组会主席、主席团成员、主席等职务,先后14次应邀去瑞士、日本、捷克、美国、新加坡、香港等大学讲学。1994年至今,担任国家科委攀登计划中工程与技术重大基础研究项目重大土木与水利工程安全性与耐久性的基础研究专家委员会委员。

 

赵国藩早在50年代就在国内系统介绍了极限状态设计理论,60年代在国内首次提出用一次二阶矩法计算安全系数。他在出版的专著《工程结构可靠度》一书中提出可靠度实用计算法及荷载、抗力统计模式,在学术界颇具影响,发行一万多册,被其他学术刊物引用上百次,为我国工程结构可靠度设计统一标准的编制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90年代,赵国藩专题组进一步提出了考虑变量相关性的广义随机空间内的可靠度分析法和精度较高的二次二阶矩法、四阶矩法、体系可靠度分析法,以及用模糊数学分析正常使用极限状态可靠度等研究成果。赵国藩还系统地研究了钢筋混凝土、预应力混凝土、无粘结部分预应力混凝土结构的裂缝机理,为我国规范提出了裂缝控制计算方法。并运用断裂力学理论,用激光散斑法测定混凝土的裂缝特征,提出了混凝土断裂韧度的概率分布模型和混凝土构件裂缝失稳扩展计算方法。他在混凝土静、动力学研究,钢纤维增强混凝土研究,高强混凝土抗震设计研究等方面都有学术建树。

 

我国20世纪投产的最大电站、能源建设的重点工程——二滩水电站,建设总投资近300亿元。为解决该项工程的关键技术,国家提出七五重点科技攻关专题水电工程筑坝技术——高拱坝体型优化及结构设计的研究八五攻关专题高拱坝建设关键技术——高强度大体积混凝土材料特性研究。赵国藩专题组承担了七五攻关专题中的子题平面应变状态下混凝土本构模型研究八五攻关专题中的三项子题:一、动荷载下混凝土强度变形特性及其试验方法,二、全级配混凝土宏观力学性能研究,三、混凝土复合型及动态断裂特性研究。在七五八五近十年间,根据二滩拱坝大体积、大骨料(最大粒径150mm)、全级配(四级配)拱坝位于地震区须考虑承受动力荷载以及拱坝多轴受力等特点,研究了拱坝混凝土宏观多轴静力性能及动力性能,还应用断裂力学研究了混凝土I—Ⅱ复合型断裂特性及地震作用下的动态断裂特性。这四项子题被国家电力部分别鉴定为国内领先,部分国际先进水平国际先进水平部分成果国际领先水平七五八五攻关专题分别获能源部1991年科技进步一等奖和电力部1996年科技进步一等奖,1998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其汇总研究成果混凝土静、动力学特性研究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

 

七五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东风拱坝,须严格防止危害性裂缝。而混凝土坝的裂缝是国内外工程界极为关注且难度很大的重大问题,赵国藩专题组承担了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专题水电工程筑坝技术——高混凝土坝裂缝及其防治中的子题混凝土裂缝评定技术,完成的研究成果被鉴定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获能源部电力科技进步一等奖(1991)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992)。其相关的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一项水利水电基金研究成果混凝土损伤和断裂机理分别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1988)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优秀成果(1992)混凝土静态及动态断裂特性研究又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1996)

 

赵国藩在混凝土断裂力学这一新兴学科共培养了博士生5名,硕士生6名。其中,赵国藩专题组参加的八五攻关课题,普定碾压混凝土拱坝在1989年截流时是世界上已建的最高碾压混凝土拱坝。该项目获1998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其他项目,如九五有关澜沧江小湾水电站混凝土双曲拱坝和沙牌碾压混凝土拱坝项目、港口重大工程、国家攀登计划项目以及国际合作项目等,赵国藩及其学生们都付出了巨大心血,进行多方位的试验研究和理论分析。截至1998年底,赵国藩专题组共获国家科技进步奖6(一等1项、二等3项、三等2),省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8项,国家教委教材奖1项,自然科学基金优秀成果1项,国防科工委光华科技一等奖1项,规范工作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赵国藩有译著9部,专著、合著著作12部,合编规范6本,论文290余篇,涉及土木、水利、水电、港口、建筑、公路等领域。

 

俯首耕耘数十载,回首间,已是桃李遍天下。赵国藩院士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期间,带领大连理工大学结构工程专业成为我国首批硕士点,并于1984年创建博士点。他先后培养指导博士生68人,硕士生87人,博士后9人,访问学者2人。他们之中很多已成为优秀的科学家、教育家、学科带头人、企业家等等,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奋斗着,为祖国与社会贡献着光与热。比如赵老师的弟子徐世�现任大连理工大学教授、获霍英东奖金、德国洪堡奖学金,1996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优秀青年研究基金60万元,2000年当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大连泛化集团董事长安玉杰也是赵老师的弟子。

 

2004年年末,在赵院士八十寿辰暨从教五十五周年的庆典上,安玉杰这样总结赵老师对他的影响,他说首先是品德,赵老师的谦虚、和蔼、严谨是对他的心灵的升华;其次是功业与威望,赵老师德高望重,在科研、教学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永远是弟子们的榜样。第三是赵老师学术思想的指导,这种指导不仅仅体现在学生在校的时候,就是在学生离开学校走向社会以后依然在受这种思想的指引与熏陶,在赵老师的帮助下步步前行。

 

大师风范  山高水长

 

大师之所以称为大师,不仅仅在于其卓越的成就、辉煌的经历,更重要的是具有大师的风范、大师的品格。赵老师便是如此,他对一代代学子的影响绝不仅限于传授知识、解除疑惑,而在于用其高尚的人格魅力潜移默化的影响人,感召人。

 

赵国藩老师为人十分的谦虚,当他领导的课题组得到了众多工程设计、施工单位科技工作者的支持、认同和赞誉的时候,赵国藩却始终认为,这都是集体力量共同奋斗的成果。谈及以往几本专业规范的工程调研、专题研究和编制工作,他由衷地感激所有工程设计、施工单位科技工作者的帮助,使他学到了学校中难以学到的工程实践知识……恩师的教导、友情的帮助、永不能忘;谈及课题研究的十多年中,前前后后有100多位历届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还有研究室的老师和技术人员,特别是博士研究生在学习和参加国家课题、撰写学位论文的过程,他谦虚地认为师生相互切磋、教学相长、促进了我的业务学习,他深情地说:集体的帮助、永不能忘。

 

在大连理工大学校友会上,他以“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家庭好”作为赠言,祝福、勉励这些毕业的学生。这“四好”是他对学生的勉励,同时也是他自己的人生的写照,“学习好”与“工作好”不必多说,自有事实与成就为证,这里说说“身体好”与“家庭好”。八十多岁高龄的赵老师依然精神矍铄,晚年期间积极投身、关注教育与科研事业,关注年轻人的成长,每当学生们与青年教师们看见他慈祥的面容、健朗的身影时候,都能感觉到一种力量与温暖。

 

说起“家庭好”,赵老师的感触特别多。他那美好的家庭是他一生的眷恋,更让他感到“得到了终身的帮助”。他与妻子在漫长的50多年的人生路途上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相互搀扶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度过了一次又一次运动的冲击。赵老师曾写给妻子的感激之词“世上自有人情在,难比贤妻一片心”正是这对模范老夫妻坚固感情的真实写照。

 

赵老师以渊博的知识培养人、以崇高的师德感化人、以谦虚的作风影响人,更以一位有着50多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的光辉感召人。每一次召开民主生活会,已是80余岁高龄的他都会准时出现在会议现场,这也是赵老师多年来一贯奉行的组织原则,只要是人在学校、身体允许,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民主生活会。一代大师的党性修养与组织原则让人钦佩,让人感动,让人崇敬。

 

大师之风,山高水长,将激励后学,继承传统,不断前行。

 

“‘饮水思源’,这‘源’什么?是伟大祖国的培养,是父母的养育,是恩师的教导,是友情的帮助,是集体的支持,是师生的‘教学相长’,是家庭的恩情。饮水,必须思源!”这是赵老师的话,大师将毕生的精力奉献给了科教事业,一生功勋卓越,桃李芬芳,尚且如此谦虚严谨,作为后学的青年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热爱祖国、热爱科学,不去勤奋学习,努力进取,不去感恩友情、亲情呢?饮水当思源,学习前辈,也当将高尚之风,久久传承!

 

上一条:不息之洪――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邱大洪教授
下一条:鞠躬尽瘁育桃李 一生求索镌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