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学部动态 > 学部新闻 > 人物风采 > 正文

  

他用生命诠释教书育人――追忆李心宏教授
2014-04-30 15:11 党委  党委
  

 


剧烈的病痛阵阵袭来,让他感觉有些吃不消,20061226这一课,是土木水利学院2005级学生本学期的最后一节理论力学课,台下30多双专注的眼睛正聚结在他的身上。

学生们没有想到:胰腺癌已经无情地侵蚀了老师的肌体,这将是老师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给他们上的最后一课!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45年的教学生涯将就此戛然而止,他再也没能回到割舍不下的七尺讲台。

当晚上完课,他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南山教工家属宿舍,短短的几百米却用了半个多小时。为了把这个学期的课程不中断地教完,他去医院看病的日子一拖再拖。

仅仅一个多月后,2007222日,带着无限挚爱与留恋,他走了。永远留下的,是他的笑貌音容。

闻此噩耗,同事和学生们泪水沾襟,大家怎么也不敢相信,话语铿锵、和蔼耿直的老师就此永别,大家从各地赶来,要看上他最后一眼,给他送送行……

33,开学第一天。他的夫人受他临终前委托,把去年普调工资部分增加的党费交到了学院党委,正在帮助他整理办公室和遗稿的师生们不禁再度哽咽。

他,就是我校礼聘教授、土木水利学院退休教师李心宏教授。他用45年的赤诚之心,战斗在教育教学一线,把满腔炽爱送给学生、年轻教师和教育教学工作,直到生命最后一息。

 

“教师,要有演说家的口才,演员的表演能力,作家的文才”

他始终认为:讲课要让学生“听得见,看得见,记得下”

 

老师生前曾说:大学讲台,是神圣的殿堂,教师千万不要误人子弟,课要备得十分熟练,这样在登台的时候,才能够理直气壮,胸有成竹。

1956年考入大连工学院水利系水工专业,到1961年本科毕业留校任教,老师从教45年,教过的学生8000余人他真心对待每一个学生,不仅把教学当作一门艺术一样精益求精,而且把育人当作天职,与学生心心相印。

“听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很多学生都有这样的评价。老师讲课完全脱稿;不迟到、不早退、不压堂、不换课;几百名学生的作业全批全改。

学生们不知道,为了做到这些,老师背后有多少付出。每天早上,七点左右,他准时骑着那辆用了多年的自行车来到二馆的办公室,工作到傍晚六点,才骑车返回家里。晚上也很少看电视,写文章、批作业、编书稿,总有忙不完的事。退休后有一年去国外孩子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但离开讲台,他感到浑身不自在,所以不久就回到了校园。

2005年,他为土木0401班讲授力学课,提出了“三个百分百”的目标:100%听课率、100%交作业、100%及格率。目标提出后,李老师的管理一刻都不放松,带领全体同学,在学期结束时终于实现了目标。全班34名同学无旷课,期末考试平均分数远远超出年级平均分,优秀学生9人,所有学生都达到及格。这“三个百分百”成绩取得的背后凝结着一位年近古稀老人和34名青年学子求索的艰辛和奋斗的汗水。

每次授课中间和结束,他都要虚心征求学生们的意见,哪块儿讲得快了,哪个地方学生希望多些练习,倾注心血编写的教材同学们用得怎样,他都一一记录下来,与学生交换意见,改进教学。

2006年底,李老师已经病得很重了。在大家的一再催促下,仍坚持给学生讲完学期末的最后一节课。

“那天中午,老师说‘卷子我都出好了’,然后夹起他那包自己一个人就去医院了,没想到这一去就没再回来。”给老师当过助教的黄丽华回忆,“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医院就通知他住院,因为课没讲完他一直拖着”。

易平老师讲到恩师,也是几度哽咽。“住院时我们一起去看他,他还一直说‘我得赶紧好,给同学们答疑去’,班里有4个藏族学生,他担心他们考试不过一直念念不忘。”

早在20019月,老师就曾由于前列腺堵塞,插管排尿,他揣着尿袋子,坚持上完11学时的课。有一次,他发烧到38.3度,却仍然坚持把课上完。

“定下恒心想当老师的人,才可能当好老师”。人如其言。李心宏教授大学毕业后,助了5年的课,他坚持“讲一碗,储一缸”,把米歇尔斯基著的《理论力学习题集》全部做完,认真听、记5位老教师的讲课,才对自己主讲心里有底。

老师讲课极富激情,他常说,教师讲课要像演说家演讲一样有口才。钱令希院士为教授所著《教育与教学研究论文选集》作序,序中写道,“200多人的大教室挤得满满的,他在讲台上边讲边写黑板,完全脱稿,深入浅出。师生思维互动,课堂气氛十分活跃。课后他对我说,‘上课面对愿听、愿学的学生,在讲台上是一种享受;在家里,面对200多份作业,有一种责任感,所以我全批全改’,我为他的精神深深感动了。”

从教以来,老师在本科教学讲坛上笔耕不辍、乐此不疲,共编写讲义17部,400余万字,正式出版教材和参考书5部,撰写150余万字。《理论力学》教材,出版前后,历时15年,却仍在跟踪修改,力争使其日臻完善。他的同事和学生们说,老师很要强,是个力求完美的人。

老师自己讲课讲得好,学校希望他做些传帮带的工作,他从19882006年兼任18年校教育与教学调研咨询组成员,1998年退休后接受返聘,2002年接受学校礼聘作礼聘教授,先后听了1000余人(次)的课,每课下来都要同青年教师进行细心切磋,帮助他们尽快成长。在学院1门省精品课和6门校优秀课程建设中,老师更是倾注了大量心血,从教师讲课水平、课程内容体系,到教材建设、学生创新设计,每个环节他都严格把关,悉心指导。

在整理他的遗物时,人们发现一沓厚厚的听课清单,密密麻麻做了很多标记:听过的都用红笔划上,选的人少不开的课划叉,每堂课下面都注明了主讲教师讲课情况及学生的听课情况。

他在自己的教学札记中写道:“有的老师,有学问,科研也不错,就是茶壶煮饺子倒不出,这样的教师,在教学方法研究方面多下点功夫。”

这就是他,眼里教书育人永远最重要。

 

“只有爱孩子的人,他才可能教育学生”

他努力做到:像爱自己孩子一样爱学生

古语道,“经师易遇,人师难求”。老师不仅是高明的“经师”,更是大写的“人师”,他用赤诚播撒爱心,与学生心连心。

“谁爱孩子,孩子就爱谁,只有爱孩子的人,他才可能教育学生”,类似的字句频频出现在李心宏教授的手稿中。

认识老师的人都会被他的爽朗所感染。虽近七旬,却健朗依旧,神采不减当年。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从李老师的课堂走向社会,而他也为学生、为教育奉献了自己的满腔热情。

就是在去年,一个因为迷恋网络而几近辍学学生的家长找到老师,他们希望通过李老师的帮助,让他迷途知返。老师从此多了一项任务,每天总要抽时间和那位同学促膝谈心,督促学业。和煦的话语、坦诚的交流,一遍遍地鼓励和叮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那位同学幡然醒悟,从网络迷途上悬崖勒马,学业大有起色。当听到老师去世的消息,他含泪说:“老师是我的师长,更是我的再造恩人!”

人与人的交往,古人曾形容为“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老师对工作是否投入、对学生是否用心,学生心里最有数。学生们深爱着老师,因为老师始终深爱着学生。

少数民族学生阿依古丽生病了不能来上课,老师就在她病好后主动安排时间为她补课。每次上课前,老师都提前到教室,和学生谈理想、论人生,答疑解惑。刘科同学说:“很高兴能认识这样一位慈祥、认真的老教授,老师课上课下都是那么博学、风趣与和蔼,从他的教学中,我们学到了很多理论知识,从与他的交流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专业课以外的道理。”

老师曾当过8年班主任(水利75、水812)、水853)),其中水利853)班比较特殊,是新疆民族班,由7个少数民族的同学组成,1984年入学时的平均成绩仅241.76分,比同年成绩低了300余分。数学最低成绩2分,物理8分。虽经过一年预科班,却并未改变被动局面。

老师仔细分析研究了34位同学学习差的主客观原因,确定了“十抓”的工作策略:为该班主讲理论力学、分析力学两门课,亲自带生产实习,并任实习队长;与34名家长均建立通信联系,发出100余封信;学习“伊斯兰教基本知识”,“少数民族基本知识”等书,并参加他们的节日活动,增强凝聚力……毕业时,这个班毕业设计成绩平均为82.4分。他还做了跟踪调查,大部分学生都在发挥自己的专长。

许多李老师教过的学生一样,当听说老师逝世的消息,他们眼含泪水,相约从各地赶来,一定要看上老师最后一眼……

 

“他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

他身体力行:甘当铺路石,为年轻人做“嫁衣”

老师是一名老党员,他的言行也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风范。

老师同在一个教研室和支部的高仁良老师已是满头华发,他至今记得,老师作为他的入党介绍人帮助整理材料的情形,“老师比我自己更清楚我的优缺点”,他说。

日常相处中,老师热心,乐于帮助人。在土木水利学院,无论年轻的年长的有事没事都愿意和他交流。对教研室里的年轻人,他更是甘当人梯。

在他的札记中,仍保留着很多人申报教授或各种奖项、基金的材料。“他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教研室的几位青年教师曾获得宝钢教育奖和大连市“三育人”先进个人,都是李老师为他们写的推荐材料。姜峰副院长说,我们的点滴进步都离不开老师的关心和帮助。

对青年教师的事,老师比他们本人还上心。易平老师回忆,有一年参加青年教师讲课大赛,老师知道她成绩不是很理想,就打电话安慰她“别灰心,继续努力。”

“我刚调来的时候就给老师助课,后来独立授课了,他每年都去听,帮我和前一年的作比较。”黄丽华老师回忆,“学校规定任课老师要批改学生作业的1/3老师全都批,我们也学着都批改。上学期0405几个学生基础差,我找他们过来辅导,老师表扬了我……他的师德教风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有一位青年教师出国探亲的时候,还是积极分子,老师经常给她写信,告诉她学校的发展和动态,并一直督促她写思想汇报,回国后顺利发展成为了预备党员”,土木水利学院党委副书记李桂玲对此记忆犹新。

老师是一名老党员,组织观念极强。在他担任土木水利学院力学与测绘党支部书记期间,带头学理论、组织生活开展得严肃活泼。“我们确实感觉到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现任支部书记贾艾晨老师说,“老师当了十几年的支部书记,之后虽然退下来了,但是大家平时还是称他为‘书记’,这不单是一种尊敬,而更因他始终是支部的核心。”

老师曾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担任过学校二机关党总支(现机关党委)书记。他的名片后面印着这样两句话:“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努力做到:勤政、廉政、公正。”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师言行如一。遇到违反原则的事情,他坚决抵制,批评起人来也毫不留情面;但是遇到需要帮助的同志,他则竭尽所能。“为人耿直,爱憎分明”,一位机关共过事的老同志这样评价他。

弹弹手风琴、拉拉二胡、偶尔小酌几杯,是老师的鲜有的娱乐。前几年,每有单位活动,他的琴声响起,很有些感染力,因有同事、学生们做“知音”,老师也往往格外开心。

老师2003年曾饱含感情地撰文回顾自己的教书育人生涯:“我在大工生活了47年,工作了42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是短暂的一刹那,对我个人而言,则是生活的全部。”

大工、讲台、学生便是他的全部,李心宏教授用生命对教书育人作出了最好的诠释。

 

 

 

编者注:李心宏老师生前是原土木水利学院力学教研室教授,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教学工作45年,时刻关心学校、学院的发展,积极投身教学改革与教学咨询工作之中,将他宝贵的一生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2007222日,李心宏老师因病逝世。原文成稿日期为200745日,系大连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大连理工大学原土木水利学院党委、大连理工大学原土木水利学院力学测绘教研室党支部共同为纪念李心宏老师所著。

 

 

上一条:工程设计促科研 工程实践育人才 ——记邢至庄教授二三事
下一条:海洋工程:割舍不下的情结